当前位置:首页 > 山姆大叔新闻 > 加盟资讯

上个幼儿园,到底难在哪里?

发布时间:2019-8-20 14:55:53  来源:  点击量:次  作者:

记者调查:

上个幼儿园,到底难在哪里?

每天清晨上班,陈佳都会开车经过南京市第一幼儿园,两年前她就开始想象着,自己可爱的女儿也在那些跳跃着跑进大门的身影中。

然而,这个8月,灼热的阳光不断刺痛她的双眼,长长的园名也变得模糊不清。几经努力,女儿还是进不了这所历史悠久的名园,尽管已经在靠家附近的另一所学费翻了三倍的民办园报名,陈佳终究还是觉得女儿的成长起点被她拉低了。朋友间聊天,陈佳也开始以过来人的身份意味深长地叹息:上个幼儿园,不容易。

来自南京市教育局2018年的统计数据显示,目前南京全市有各类幼儿园937所,在园幼儿28万多,毛入园率达到99.5%,只要满足条件的适龄幼儿都能有园上。不仅如此,南京通过幼儿园提升工程促进幼儿园办园质量升级,到2020年省市优质园就读幼儿将不低于90%。

即便如此,为什么老百姓的“入园难”体验感依旧强烈?今年9月,“全面二孩”政策后的首批二孩也即将入园,这波幼儿入学潮,让更多的幼儿家长倍感压力。

【家长们的经历】一位难求,二胎潮加剧入园难

“家住世贸滨江,附近幼儿园名额全满了怎么办?”“家在江宁,家附近两所幼儿园都没名额了!”从今年4月份开始,很多适龄儿童家长已经加剧焦虑。

入园要提早准备,在家长们心中是不成文的规定。在一些小区,家长们还会成立一些微信群,分享入园的经验。

玄武区的王扬有点慌,自己家大宝上的是区内三大幼儿园之一,明年二宝也想上同一所幼儿园。但根据小区家长们的分享,明年想进入那所幼儿园的估计就有几十人,加上附近几个小区,恐怕得有几百个家长盯着那有限的入园名额。

住在鼓楼区育才公寓小区的何女士更头疼,孩子今年9月就该上小班了,可谁知道现在也没报上名。“周围三所公办园我从年前就开始打电话问,一个个登记,但最后都告诉我招满了!”原以为这么多家公办园总有一家能上,现在连原先放弃的民办园都招满了。记者调查中发现,不少公办园存在“没招生就满员”现象。

家住南京建邺区滨江奥城的李佳佳从3月份开始就到处打听家附近公办幼儿园的报名信息,看到小区群里贴出的公办幼儿园“登记报名通知”,第二天早上7点她就赶到幼儿园门口报名,到了门口,他才知道,原来凌晨4点,就有人来排队了,幼儿园只有120个学位,早上过来排队的家长就超过了160个。

门口张贴的通知报名时间只有半天,很多证件不全或者忘带证件的家长都被拒之门外。最终李佳佳也没成功排上,只能选择收费高昂的民办园。

“有些幼儿园官网上的报名链接只放半个小时左右,之后链接就会被删掉,所以必须提前填好报名表,不停刷官网。”在家长群里,大家都各有攻略,但在很多人看来,上公办园的前提是托人找关系,此外还得交上一笔不菲的赞助费。

家住仙林的家长蔡仁飞告诉记者,六年前老大入学,找了关系给孩子上好一点的公办园,交了三万块的赞助费。现在老二明年也将入学,一想到又要找人还得交钱就头痛。

“战线前移”,民办园“占坑”费不菲

公办难上,民办费用高,且需要“提前占坑”。在鼓楼区家长武先生看来,这也只是一种“战线前移”。孩子明年上幼儿园,今年年初他就开始看幼儿园,幼儿园小托班找了三四个月,公办园没关系压根进不去。由于公办进不了,他打算选择离家较近的私立幼儿园,一个月三千左右,价值不菲。

记者统计发现,在南京,较好的民办幼儿园每个月花费都在3000元以上,托班的价格往往更高,比如南外附属幼儿园普通小班每月3800元,普通托班每个月需6500元。南师附中江宁幼儿园小托班5800一个月。

尽管小托价格昂贵,但这并不意味着一定能拿得到小班的入场券。蔡仁飞告诉记者,很多育儿园不直升幼儿园,升学需要参加统一面试,这样的排队让人心慌。何女士就是在犹豫中错失了辰龙幼儿园,“这个幼儿园要上托班占位,全托要五六千一个月,而且能不能升小班还另说。”

一些民办园的质量堪忧,也让家长们没法淡定。武先生说,家门口那所私立幼儿园,听人说环境很一般,教具也破旧。“我就想了解下,去门口咨询两次都不让参观,听说也没监控,真是好纠结。”

武先生的担忧也来自于朋友们的劝告。“我一个同事入了民办园,老师都不是学幼教专业的,简单学一点画画和音乐知识便上岗了,就这样工资低,也吸引不了人,孩子才中班,班里的老师已经换了三拨。”

【园长分析】难上的其实是“理想园”

“幼儿园其实并没有家长所想的那样难上,数量与学位每个区基本都是与适龄儿童相匹配的,这里面有一个理想与现实的落差问题,不是上不了幼儿园,而是上不了家长心目中的‘理想园’。”南京市一所民办惠民园的园长告诉记者,她遇到的家长都有这样一个共性想法——为孩子选择最好的幼儿园。“最好的幼儿园就是爸爸妈妈的理想园,主要具有两大特征。”

这位园长分析,第一,品牌公办幼儿园。“南京几乎每个区都有一些历史悠久的名园,公办性质收费优惠,质量过硬名师汇集,无疑成为爸爸妈妈们最想让孩子上的幼儿园。”第二,小区里的幼儿园。“幼儿园的孩子小,从最方便的角度出发,一些爸爸妈妈首选自家小区的幼儿园。”

理想在这里,那现实又是怎样的呢?一方面,南京的公办名园本来就数量有限,群起追逐的结果就是一大群家长事与愿违;另一方面,不少小区由于年轻人居多,适龄学前教育儿童井喷,远远超出小区配套幼儿园的招生承受能力,势必有一部分家长要重新选择幼儿园。

事实上,教育主管部门一直在布局,以南京建邺区奥南板块为例,该区域目前有五所民办惠民园,政府购买服务,收费优惠,统一对教学和师资进行监督和培训,纳入区域学前教育联盟协同发展。整个奥南板块的业主,如果本小区幼儿园生源爆满,完全可以在这个区域内为孩子选择另一所距离也相对较近、教学质量不错的幼儿园。

焦虑背后是对教育起点公平的忧虑

在家长群当中,“入园难”的故事似乎永远说不完。难与不难,这虽是一个颇为主观的感受,这与家长们偏爱老资历的公办幼儿园有很大关系,“入园难”其实也是一种“择校难”,反应了家长在下一代教育上的价值期许和心理焦虑。

尽管家长们对“入园难”的程度感受不同,但都隐藏着公众对教育起点公平的忧虑。提前占坑、排队报名、疏通关系……围攻幼儿园的各种“占位”方式,这种现象既与幼儿教育的过度市场化有关,更与我国对幼儿教育的投入阶段性不足有关,最终反映社会资源和人民需求暂时的不匹配问题。

我们必须承认,现阶段教育资源不均衡客观存在。名校、名园,这些需要人才和时间大量积累、传承、沉淀的优质资源,不可能迅速复制、全面覆盖。换言之,我们的孩子不可能全部得偿所愿进入所谓的“最好的幼儿园”。

改善入园难,要从引导家长心态上入手,更要从新建幼儿园,新增学位和均衡教育资源入手。值得欣慰的是,对于幼儿园“入园难”等群众反映突出的教育问题,江苏已经系统谋划推动教育改革,让家长安心踏实地把孩子送入人生的“第一课堂”。

以南京市为例,2016年5月,南京市政府出台了《关于实施第二期学前教育五年行动计划的意见》,实施“幼儿园增量工程”,力争全市新增幼儿园学位5万个,每1万人左右常住人口至少配建幼儿园(点)总规模不少于12个班。

同时,对于民办园师资质量和收费较高的问题,教育部门也拿出实锤。从2012年开始,南京市级财政对民办幼儿园创建“省优质园”首次实行财政奖励和补助,极大调动了民办幼儿园积极性,当年就有21家民办园成功创建“省优质园”,占当年新创“省优质园”总数的80%。

全面启动“民办惠民幼儿园促进工程”,通过实行政府购买服务,不断提高“质优价廉”的民办惠民园的比例,截止到2018年全市共有民办惠民园144所,收费绝大多数在每月千元以下,最低的收费每月仅400多元。

如何对症下药,回应百姓的现实关切,需要各方合力给出良策,更好满足群众对教育的美好期盼。请继续关注我们的系列深度调查。

 

二维码
招商热线:400-069-2828
总部地址:北京市北四环中路27号盘古大观A座8层楼
北京山姆大叔教育科技有限公司
商业特许经营备案号:0110800311700216